陈鸿宇专辑 行歌

    陈鸿宇专辑 行歌

    专辑介绍

    文/陈鸿宇
    四五岁时有一好兄弟,比我小点,姓胡,挺淘气,大家给他起了外号”胡闹”。
    村镇里也没什么玩的,我们总得自己开发游乐设施。当时家户的院墙都是树枝编的“仗子”,间隔打桩,钉立上1米5左右的粗木,中间用上中下三道横木连接固定,再用一根根韧性好的粗树枝像游鱼一样……更多>>
    文/陈鸿宇
    四五岁时有一好兄弟,比我小点,姓胡,挺淘气,大家给他起了外号”胡闹”。
    村镇里也没什么玩的,我们总得自己开发游乐设施。当时家户的院墙都是树枝编的“仗子”,间隔打桩,钉立上1米5左右的粗木,中间用上中下三道横木连接固定,再用一根根韧性好的粗树枝像游鱼一样竖穿过横木,从“编仗子”的整齐度可以粗略判断一家人对生活的用心程度,编的好的整整齐齐,赏心悦目,不过我和胡闹最喜欢街头荒凉菜园旁的仗子,桩木粗,可以坐下一人,也比家用的高,登高望远吹凉风。往往都是我在前一桩,他在后一桩,把参差的树枝当成汽车档位,用嘴模拟汽车发动、挂挡、行驶和急刹车的声音,这些被脑补出来的未来汽车惊险刺激,飞天遁地,胡闹在我身后随着我身子左摇右摆也要跟随,我一惊一乍的,他就顾着哈哈哈。
    “开车”是个累人的游戏,需要聚精会神不掉下去,不一会就口干舌燥,于是慢慢摆正身体,“轰鸣”声渐弱到听不见,“吱~”,我往后一招手:“目的地到了,下车。”胡闹就也兴高采烈的跟我攀下去,像两个凯旋的赛车手,一起去寻找消闲食品。小镇上做冰激凌的原材料是当地牛奶,新鲜美味,夏日良品,是个不错的选择。我们发明出一种新的吃法,搜罗甜的小零食:无花果丝、硬糖、山楂片、话梅,加上冰激凌,按不同的次序吃有不同的口感。我和胡闹往往一起凑一根冰激凌的钱,多要一个蛋筒分成两根,俩人的小零食凑一起,每一口都互问对方是什么味道,惬意极了。
    “难过或快乐”可以让时间在个体感受上的流动速度产生变化,开车吃冰激凌的童年过的就快,不记事,正经上学后的时间就慢了,慢的却印象深刻,因为不那么舒服。往后陆续搬过几次家,搬到更大点的市里,父母被学校老师和周围家长“教”的开始关注成绩,童年就此告别,阶级矛盾正式由贪玩淘气升级为不好好学习,我和胡闹见的也越来越少。
    需要跟大自然配合的游戏找不着了,网吧兴起,因为总跑网吧玩游戏没少跟爸妈闹矛盾,好不容易有一次胡闹来玩正赶上宇宙大爆炸,我又气又怕,跑了出去,为造成离家出走的假象藏在了楼后一个秘密角落,是两道墙之间一个隐秘缝隙,压抑,但有安全感。那时正是中午,思绪翻飞,饥疲交加,不知外部世界现在是什么情况。迷惘间胡闹竟拿着芝麻饼找到了我,他猜到我会在那,1块钱是他当时全部家当,5毛一个,正好买俩。饼圣人给我感动的差点没流下泪来,他比我胖,费劲的钻进来跟我一起呆了会,忘了聊了些什么,就好像镇上的冬天里在厚雪壳下面的聊天,那天的陪伴让我难忘。
    小镇生活变成小市生活,见识到了更多,新生活里开始有家长会和排行榜,我摸清同学之间默认的等级差别了;我学会了弹吉他,也学会了怎么和学校霸王们周旋;周六日要补课,冬天的早上天没亮就得起床上学;大笑和大哭从神经控制慢慢掺杂进了思维控制,看起来也更得体了。
    同时也不知从什么时候,我发现和胡闹没什么联系了。平淡且真诚的一同享福患难,胡闹算是我真正的发小,所以感受到关系变淡时刻怅然若失,这种变化太微妙了,也无可奈何,再之后我们生活不同,城市不同,越来越远。
    我们怀念一段日子和那段日子里的人,但用现在的自己去面对现在的对方时,却发现这幻想往往被自己或对方的改变打败了,这败得无计可施。
    在得到的同时也在不停的失去,冷暖自知,成长这场冒险其实在勇敢前早就已不知不觉的开始了。 隐藏>>

专辑歌曲

  • 全选
    歌词试听收藏
    歌曲名
    歌手名
关闭